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权游:睡龙之怒

第二百九十四章 野人之祸

权游:睡龙之怒 紫芋冰淇淋 5145 2021-05-10 04:46

  

  午后的时光,阳光穿透明纱。

“是的,陛下。”

“塞外之王曼斯·雷德被史坦尼斯抓住了。”

拉姆斯·雪诺得到了一张椅子坐在韦赛里斯的身旁,空荡的书房内仅仅只有两个人。

韦赛里斯坐在书桌后,手里拿着一封最新来自狭海对岸的情报。

这是刚刚从那边传回来的情报,虽然有了很长时间的间隔,到了这里已经不能算是新闻的新闻了。

但也没有办法。

拉姆斯收到了情报之后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同时他的手中还有一封来自他父亲恐怖堡伯爵卢斯·波顿的亲笔信。

不过这一封信并不是写给他的私生子拉姆斯·雪诺的,而是写给韦赛里斯。

拉姆斯虽然是他的私生子,然而卢斯·波顿却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工具人,而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把他派到韦赛里斯这里其实也是一种两头押注的行为。

只是卢斯·波顿也没有想到拉姆斯竟然在韦赛里斯这里得到了一些重用,因此拉姆斯这个工具人就成长为了比较重要的工具人。

至少在卢斯·波顿看来。

“篡夺者活活烧死了对方。”

拉姆斯继续开口解释道。

这件事在北境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的。

但在泽颈以南的地区则是没有掀起来什么波澜,对于南方的人们来说,什么塞外之王完全都没有了解过。

甚至就连野人都只是传说中的生物。

巨人?食人族?

这些东西怎么可能真的存在?

然而因为消息闭塞的原因,南方大部分的农夫们还不知道,已经有大量腿脚利索的野人逃到了泽颈以南的地区。

他们化整为零白天躲藏在深山密林之中躲避贵族军队的追杀,晚上出来肆意攻击掠夺周围的村镇。

孪河城、海疆城的附近已经出现了不少野人屠杀村庄的案例。

孪河城的老佛雷听闻此事据说暴跳如雷,不过他不敢骂劳勃国王,只能大骂北境人是饭桶,竟然会让野人逃出泽颈,让他的财产受到了损失。

随后老佛雷派出了他的儿子们带领佛雷家族的士兵四处抓捕这些野人,要把他们绳之以法。

然而奈何这些野人狡猾得很,对危险的嗅觉也极为的敏感。

他们今天在这里搞点破坏,明天又跑到了另一边搞点破坏。

东打了一枪,西放一炮。

搞得老佛雷的大儿子史提夫伦·佛雷郁闷不已。

虽然家族士兵疏于训练战斗力不高,但他们的麾下也有不少的骑兵。

然而偏偏总是被这些野人牵着鼻子走,尤其是这些野人喜欢往山里钻。

每一次史提夫伦父子二人带领着佛雷家族的士兵快要追上这些可恶的野人的时候。他们便一头钻到了高山密林里面。

步兵早就已经追掉队了,而骑兵们不便进山,只能下马走进去。

然而史提夫伦、莱曼·佛雷父子二人带领士兵刚下马追进去,便遭遇到了野人的伏击。

一顿大石头加箭雨落下来,士兵死伤不少,仓皇逃了出来。

不过这其实也不是野人有多么强,而是佛雷家的儿子们太废物。

而在海疆城那边,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此。

一群野人的主力部队突然袭击了海疆城,似乎想要夺下来这座城堡还有城镇,俘获这里的船只然后乘船逃向海外。

这是塞外之王曼斯·雷德为野人们定下来的战略,不要试图和国王的军队决战,不要试图抵抗,逃,只需要逃,拼命的往南方温暖的地方逃跑。

如果可以夺下来一座港口,抢走几艘船就更好了,乘上船逃往厄索斯大陆。

曼斯·雷德的计划其实没有什么问题,哪怕他已经被活活烧死了,但更多的野人却得以生存了下来。

他不在乎长城之后的人们死活,人都为己,他们自己都快要活不下去了,谁还在乎其他人能不能活下来。

于是这群野人们化整为零,拼命向着南方逃去,不和贵族和国王的军队交战,碰到就往山林里跑。

然而这群袭击海疆城的野人部落似乎搞错了方位。

他们就算夺下了海疆城还有船只,但从这里只能通向铁群岛。

而想要去往更加繁荣富庶,土地辽阔的厄索斯大陆还需要绕过夏日之海,才能够到达厄索斯大陆。

不过海疆城有梅利斯特家族,杰森伯爵可不是小佛雷们那般废物。

这位勇武的伯爵大人曾经带领军队顽强抵抗了铁民的进攻,阵斩了巴隆大王的儿子,把他们全都赶到了大海中。

如今这群野人想要攻打海疆城真的是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随后杰森·梅利斯特带领海疆城的士兵直接出城,击溃了野人们的进攻,斩下了上千颗人头,把野人们一口气撵到了荒石城的深山之中。

这群战败的野人向着西境的方向逃去。

而另一边。

谷地最坚强的‘堡垒’,明月山脉中居住有大量的高山氏族部落。

有野人的踪影似乎也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这些野人部落没有和高山氏族部落们产生冲突,两者都是不服从国王不服从鹰巢城公爵的管束,主要靠劫掠为生的部落氏族。

他们躲藏在深山中,谷地的骑士也无法进山剿灭他们,反而经常遭遇到埋伏,高山氏族一直都是谷地的心腹大患。

如今野人部落和高山氏族部落们似乎联起手来,疯狂活跃在绿叉河、国王大道,甚至是谷地之中的城镇村庄,劫掠商队、旅客。

把整座明月山脉沿线的商路城镇扰的鸡犬不宁,烽烟四起。

数十万野人涌入到七国所造成的破坏还在继续,并且如同疫病传播一般快速扩张到各个地区。

如今野人的踪迹已经陆续出现在了北境、河间地、西境、还有谷地之中。

然而这一种影响还在持续不断的向着南方推进。

或许不久之后就会见到君临和河湾地附近也会出现这些野人的身影。

留守坐镇在君临的御前首相琼恩·艾林正在为了这些事情焦头烂额。

而万里之外的韦赛里斯看着情报倒是津津有味。

其实野人们的破坏只是癣疥之疾,不足以颠覆铁王座的统治。

因为除了海疆城之战以外这群野人没有系统性的进攻城堡,只是骚扰村镇而已。

他们想要攻打君临那才是真的找死。

然而就是这种瘙痒的小毛病才让人烦不胜烦。

琼恩·艾林又不可能以国王的名义再一次发起征召,带领大军满世界乱跑挨个扫平这些烦人的野人。

只能让各地的贵族各扫门前雪,不要只是驱赶来驱赶去。

海疆城之战虽然大获全胜,但被驱赶到西境的野人在当地又造成了大量的破坏,引来了凯岩城的抗议。

自己解决自己家的事情,不要指望国王会给你擦屁股,琼恩·艾林如今最害怕的就是这群贵族把野人当做政治斗争的手段。

能杀死的不杀死,只需要把他们驱赶到竞争对手的地盘,让他们头疼就足够了。

时间匆匆而逝。

转瞬间劳勃带兵出征北境,离开君临已经快要一年的时间了。

然而在这时,又出了一个让本就忙碌的琼恩·艾林更加焦虑的事情了。

那就是君临的坊间突然传出来了一条谣言。

王后瑟曦...怀孕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